🔍 检索绿色通道
     0.ESI查询      1.JCR-IF查询      2.CiteScore-IF查询     3.SCI期刊检索     4.中科院分区查询     5.SSCI检索     6.AHCI检索     7.ESCI检索(新增)     8.EI检索     9.EI检索备用     10.ISTP/CPCI检索备用(新增)      11.梅斯期刊智能查询     12.CSCD检索     13.CSSCI检索     14.北大核心检索      15.国自然官方查询     16.国自然梅斯查询     17.国自然科学网查询     18.论文被检索情况查询方法

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


‘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’,这个故事要从演员韩雪开始说起。

直道而行的“红三代”

韩雪曾经探访一个抗战老兵(见本文第一幅图),老人家耳朵不好,韩雪每问一个问题,他的儿子都需要凑到老爷子的耳边“翻译”。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候,他还是国民党军队里的一个小兵,因为长得小,跑得快,因此躲过屠杀。

“看到他的时候,我特别想哭。”韩雪说,“大量的老兵散落在民间,没有得到好的保障,连他们的故事都没有一个倾听者。”

那让她想到自己的爷爷韩曙。“我爷爷13岁参加红军,15岁成为共产党员。”韩雪去过爷爷的故乡,那是山西灵石县,盘山公路漫天黄尘。在参军之前,这个放羊倌只读过两个月的书,“跟着部队行军时,前面大一点的战士每天就在背包上给他写两个字,他一边行军一边认字,就这样,最后成为南京高等军事学院最早的全优生”。

1922年出生的韩曙一生历经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,和平时期则历任军事学院的战役教员和38军副军长,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,后因患上白血病退休。在韩雪眼中,“爷爷是我最大的偶像”。

“当初我入这个圈子,爷爷就送了八个字给我。他说,我对你能不能成为大明星,演戏演得好不好,都不要求,我只要求你做到‘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’。”韩雪说,“这么多年来,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多好的演员,但至少在为人处世方面,我是照着他这八个字做的。”

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

儿时生活在那样一个身经百战、信仰坚定的老人身边,韩雪所受的影响可想而知。选择“直道而行”的结果就是,在一个军人“世家”(韩雪的父亲和三个姑姑都是军人或自军队转业,母亲是第四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,她的奶奶也是部队里的)里,她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人生——高考时家人劝说她报考洛阳解放军外语学院一类的军事院校,她却执意想学表演;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,又因为身兼经纪公司的合约,不愿给同学带来影响,毅然退学;做了多年歌手和演员,为了能接到更合适的戏而成立工作室,干脆自己做起了制片人。有好事小报把她和景甜等人并称为“京城四美”,而她则说自己“处于演艺圈的外围”,即便来北京拍戏,也不愿意赴熟人饭局。因为一桩牵涉医患关系的吐槽,她引来大量的争论,她会为自己“爆粗口”道歉并反省,然而也会说自己的性子“属于那种在马路上看到别人乱停车就会写个条子贴在车上,电梯里有人抽烟我一定会说的”那种人,她说:“看不惯的事情,我一定会讲。”

做好人,演好戏

1983年,韩雪出生于苏州姑苏区的某部队大院,那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,在闹市的边缘。多年后她重回故乡,却发现近乡情怯,“自从爷爷奶奶走了以后,大院虽然刷了墙,干干净净的,但跟小时候不一样了。”

不过,她还愿意回忆小时候的景象。因为衣食无忧,长辈管教宽松,因此“每天都可以疯”,爬墙上树,“天性中的一面激发得比较多”。以今天的社会语境来看,“富养”并不是一件坏事,“那个环境让一个女孩子不会有太强烈的欲望,没有什么东西需要你蹦着高去够。”因此她不忌讳暴露自己的名牌包包、衣服、手表和首饰,但也不介意背一个极普通的背包,或干脆戴一款苹果手表。

而且关键是,不管自己怎么花,花的都是自己挣的钱,不是靠“后台”得来的。“我可以很骄傲地说,从18岁开始拍戏之后,我就没有要过家里一分钱。”她选择了一个在今天“名利最集中、大家最着急的行业”,但她也清楚里面的问题:它是浓缩性的。

“我不希望浓缩自己的人生,”这位年轻的女演员说,“因为你身边有太多的人经历过今天大红、明天大落,或者突然有一天蹦高了就迷失自我,反而像我小时候家庭给我的教育会让我知道,这个时候我应该干什么,我适合做什么。”

韩雪把职业当成一个长跑,因此,自己喜欢英语,她就把手机里的所有游戏都删掉,只留下学习的app;跟着外教学英语,拍戏到凌晨三四点也要给老师回作业;非但自己学,还带动剧组的人一起学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韩雪是一个有着清晰计划的人,学英语不仅是一种爱好,也是必不可少的本事,“出国拍戏、跟外国朋友打交道,你找个翻译多傻啊,而且对于演员来说,你要找你的差异性在哪儿,我觉得未来可能国际合作会越来越多,那你最好能是一个native speaker。”

然而,这种自我管理的能力从哪里来的呢?她会归因于自己是一个摩羯座,也会追溯到读书时代,“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是学生干部,从中队长、大队长到团支部书记、团总支书记,到预备党员”,直到高三因为拍戏没有转为正式党员;在别人眼里,她是见了老师就要90度鞠躬的“三好学生”,“然而也叛逆,但大家看不见,我骨子里一定有比较自我的东西,否则不会去当演员。”

三岁的时候,韩雪的理想是长大后卖棒冰。六岁加入苏州市儿童合唱团,一唱就是六年,所以接下来就想当歌唱家。12岁时,作为苏州唯一的红领巾代表赴京参加全国少先队代表大会,受到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她获得过江苏省十佳歌手的称号,也在香港嘉禾主办的“世纪之星”影视歌新人大赛中拿过全国金奖,从此进入演艺圈。多年过去,她如愿成为歌手、演员,发过数张音乐专辑,拍过若干部影视剧,然而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动的转型社会,“我没法预见未来十年二十年后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她说,“可能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一定知道不要什么,那我就先做减法,把所有负面的、不喜欢的剔除,那最后你走的路可能就会趋向一个正确的方向。”

所以她几乎不用微信,不刷朋友圈,不赴无谓的饭局,远离北京这个最热闹的故事发生地,也避开那些最热的新闻——对信息的选择,与宏观上对人生道路的选择暗相呼应,就像爷爷送她的那句话一样:做好人,演好戏。

见到韩雪的那天,她几乎是素颜而来——浓妆艳抹从来不是她的风格。她清瘦而恬静,有着薄薄的嘴唇,说话时眼睛会始终直视你,如果可以去掉以下这个形容词的感情色彩,我甚至会说,她长着一张“正能量”的脸。

没有绯闻,不愿炒作(她说自己面对娱乐记者的时候是一个humour killer,不愿意为他们提供“子弹”),也因为过于清醒而没有戏剧多变的性格,韩雪身上缺乏八卦小报和普通看客可以追逐的“卖点”,但对我而言,最有意思的是这样:

韩雪有一个教她《周易》的老师,后者从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变成热衷研究《周易》和奇门遁甲的学者,“他会教我解卦,会觉得解卦什么的背后有神助,有意志的东西,但我说我没有感觉到,”七月底的那天,韩雪对我回忆,“我说我可能比较唯物主义,但那不妨碍我学习,不妨碍我把它当成未知的科学——也许多年之后,它就是真的科学呢?”



<已有 次阅读>


由于本文作者水平有限,文中如有错误之处,欢迎大家批评指正!

①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任何其它立场,欢迎交流合作!

② 转载与分享请注明:本文源于为学为研网 http://meiweiping.cn

分享到